“广州的校内托管在尴尬中前行。”广州一名小学校长表示,迫于家长的强烈意愿,学校开展托管不敢停。但老师工作时间变长、报酬低、热情度不高,校方也难以为继。校内托管目前有多少种形式?是否能行得通?近年来,广州市在解决学生托管问题上做了多少努力?南都记者进行了梳理回访。

在支付宝上申请手机号发现无法通过,到线下的运营商营业厅一查竟发现自己名下冒出近20个陌生电话号。根据市民周先生的案例,南都记者经过多日调查发现,电话完全实名制“大限”过去已半年,而目前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均有人公开兜售“非实名制”电话卡,客户只需要交钱便能马上领取一张非自己信息注册的电话卡。

争议十年 难题未解

报料

校内托管的争议在2014年引发了一波高潮。2014年9月19日,广州市物价局下发通知,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争议10年的小学生午休费终被叫停,但也给家长带来了困扰———取消午休费,是否等于取消午休?孩子中午何去何从?

怀疑系身份信息被盗用

2014年11月,《广州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小学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财政补助办法(试行)》(下简称《办法》)经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其中规定,对提供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的公办小学(含特殊学校小学阶段),政府财政将给予补助。补助标准为学生午休每生每天2元,课后托管补助标准为每生每天2元。

周先生目前常居深圳,据其介绍,前段时间其通过支付宝欲申请一个联通手机号,但经过操作,申请的手机号却迟迟无法通过验证。察觉不对,周先生便马上拨打了联通的客服热线,经过查询发现自己名下有多个手机号,其中有7个为陌生号。

据当时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称,当年经调查,全市公办小学约有30%学生接受午托。该负责人称,部分学校确实存在场地不足问题。就近入学的逻辑前提和逻辑结论就是孩子们可以在非上学时间回到家中休息。如果所有孩子都午休,或者课后托管,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将不堪重负,期望社会、家长理性看待午休和课后托管政策。

为了弄清这些陌生号的真伪,周先生专门跑到了联通线下营业厅查询,经查这7个陌生手机号有4个“156”开头,2个“132”开头和1个“131”开头,归属地查询结果显示,有两个号码注册地在汕头,两个号码在东莞,剩下的归属地则为珠海、广州及上海。南都记者根据周先生在营业厅打印的陌生号码,分别尝试拨打,但其中有6个均提示“用户已关机”,而另一个则根本无法拨通。

午托免费 学生骤增 场地告急

周先生表示,自己此前一直在广东深圳附近活动,从未跨省到过上海等地,“当时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身份信息被盗用了。”为此,其又来到电信线下营业厅查询,这一次其发现自己名下居然多出12个陌生号。

午休托管费取消了,午休托管仍在继续,并由政府“埋单”,问题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但由此引起了连锁反应。有小学校长诉苦称,校长成了“夹心饼”,怕被家长投诉,又怕被老师责怪“不体恤”。原因是免费后要求午休托管的人数骤增,学校午休名额不够,老师人手不足,工作量大增。

其提供的到营业厅查询单据显示,名下多出的电信号以“173”开头的有5个,以“181”开头的有3个,以“189”开头的有两个,剩余两个分别是“153”和“177”开头的。号码归属地信息显示,这些号码有5个归属地为安徽淮南市,归属地在辽宁辽中县、广东珠海及汕头的分别有两个,剩余一个归属地位于河南郑州。

经过查询发现自己名下有多个手机号,对提供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的公办小学(含特殊学校小学阶段)。越秀区一所省一级小学的校长表示,学校原本有专门的午休室,随着近两年地段生爆满,午休室扩充成教室,午休的学生只能趴在教室的课桌上休息。且教师普遍不愿意值午休,导致午休管理人员缺乏。也有学校尝试“家长志愿者轮值制”。2014年10月,乐贤坊小学向家长发出加入“午休管理志愿者”队伍的呼吁之后,收到了228名热心家长的报名申请。

周先生表示,上述归属地其有很多地方从未去过,“办手机号现在必须实名认证,我没去过根本不可能提供身份信息注册号码。”1月6日,其在中国电信西乡营业厅查询后,便让工作人员对这些陌生号予以销号处理。

1 2 3 4

填单要求运营商核查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